70多年前一个丹麦人高举丹麦国旗拯救了两万中国人的命!

近日,丹麦报纸《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之际,竟借题发挥,刊登侮辱五星红旗的漫画,让人怒不可遏。中国使馆随即表态,怒批这种做法“挑战人性良知”。但丹麦总理梅特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则以“是丹麦传统”为由,为《日德兰邮报》的行为进行辩解。昨天,丹麦《日德兰邮报》主编雅各布尼布罗(Jacob Nybroe)对此事的回应称该漫画从未冒犯到任何国家,“我们不会为我们没有做错的事情道歉。我们无意贬损或嘲笑,也不认为这幅漫画有这些用意。依我来看,这件事是文化上理解方式的不同”。

毫无疑问,丹麦《日德兰邮报》的做法是非常卑劣愚蠢的,这些西方媒体见到中国的快速崛起,让其心理严重失衡。在各方面极力丑化中国,大玩双标、是非不分,极尽阻碍、干扰中国发展,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丹麦报纸和丹麦政府对此的态度也引发了中国网友的极大愤慨,在社交网络上开始了一场被称之为“丹麦国旗PS大赛”的活动,用和丹麦相同的手法,丑化丹麦国旗,中国网友正在以力所能及的方法予以还击。

“丹麦国旗PS大赛”活动也同样流传到了国外社交媒体,似乎引发了丹麦网友大面积的不满,也让丹麦体会到了国旗被侮辱的感觉,但一些丹麦人也开始打历史感情牌,提到了贝恩哈尔阿尔普辛德贝格这个名字,辛德贝格是一个丹麦人,如果没有战争,可以说是和大家一样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老百姓,辛德贝格没什么学历,但他酷爱旅行,17岁就自己搭船周游美国,还干过十个月的法国外籍军团,1934年,23岁的辛德贝格来到中国,做过多种工作。

当日军侵占上海时,辛德伯格给英国《每日电讯报》驻华记者斯蒂芬斯当司机,他跟着英国记者四处探访,见证了日军的种种暴行,他的雇主斯蒂芬斯后来也死于被一架日本战斗机的机枪下。辛德伯格又来到了丹麦当时在南京开的FL史密斯江南水泥厂当保安,保护厂区不受日军侵扰。

但当辛德伯格来到了水泥厂开始工作时,发现加上自己水泥厂只有两个外国人,丹麦另一位是德国人卡尔京特。南京大屠杀开始后,卡尔京特和辛德贝格在水泥厂树立了德国和丹麦旗帜,使日军不来侵扰,中国难民很快就涌入了江南水泥厂和附近的栖霞寺。辛德伯格在这个成为了丹麦和德国庇护下的安全区后的水泥厂里创建了难民区和简易医院来救助中国难民。据称曾有一万余难民得到过他直接或间接的救助和保护,但两人也经受着巨大的压力。三个月后,在日军的压力下,辛德伯格被解除职务,遣返欧洲。

期间,一张辛德伯格高举着丹麦国旗,和中国难民合影的照片被后人广为称赞,被南京人亲切的称为“辛先生”。在战争结束后,辛德伯格专门来到日内瓦,向来日内瓦参加战后国家会议的各国代表们放映他在中国拍的纪录片,把日本军队在南京的暴行公之于众,也受到了中国代表的感谢。

2019年8月,由南京市人民政府赠送的辛德贝格纪念矗立在了辛德贝格的家乡奥胡斯市的公园中心,雕像的基座上以中文和丹麦语两种语言镌刻如下文字:“贝恩哈尔阿尔普辛德贝格(1911—1983)生于丹麦奥胡斯市。1937年12月-1938年3月,辛德贝格在中国南京庇护了两万多名难民,对他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南京市人民政府、哥本哈根中国文化中心赠。”

丹麦和中国在历史上存在着许许多多像辛德贝格这样的友人,如同当年高举在辛德伯格手中的丹麦国旗一样,他们为两国之间的友好做出了很多贡献和流血牺牲,丹麦《日德兰邮报》的这种行为和辛德伯格相比,显得狭隘至极,更印证了这些西方媒体在自我扭曲中逐渐迷失的现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idowebpages.com/,丹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