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风情 疫情挡不住奥地利人的舞步

疫情以来,居家禁足让人不得不忍受孤独。长时间保持社交距离,也导致人与人相互疏远。人们若能在空旷的广场上伴着音乐一起跳一段舞,既可以强身健体、舒缓心情,又可以联络感情,团结抗疫。近日,有中国网友拍摄发布了一段奥地利人集体跳“广场舞”的短视频,引起很多国人的共鸣。的确,奥地利不仅有音乐,还有深厚的舞蹈传统,包括舞蹈“快闪”在内的各种舞蹈活动是当地人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一些非洲女性在封锁期间以一首名为《耶路撒冷》的祖鲁语歌曲作为配乐跳起集体舞,节奏欢快、简单易学、感染力强,通过社交媒体广为人知。“耶路撒冷舞蹈挑战赛”由此发起,并很快发展成全球性的互联网公益活动。热爱跳舞的奥地利人自然不甘落后,各联邦州的医院、警察局、消防队、航空公司、学校、修道院、餐厅、酒店等机构纷纷组织工作人员参与挑战。奥地利媒体专门开设了相关网页,收录全国各地的精彩照片和视频。

各行各业的人们身着工装或传统服饰,出现在广场、体育馆、办公室、走廊、庭院、阳台、甚至屋顶上,整齐熟练地完成“一只脚向前,四次敲打地板,换另一只脚向前,再次轻敲地板四次,双脚交换轻点地,前行和后退中左右脚交换点地”等一系列舞蹈动作,共同传递抗击疫情的信心,寄寓美好祝福与希望。奥地利航空公司甚至聘请了专业的音乐电影导演进行指导,他们录制的视频是在社交媒体上获得点赞最多的挑战视频之一,观众在评论中表示,空乘人员的积极乐观的表现“极具感染力”。

今年“世界舞蹈日”期间,奥地利全国的舞蹈学校共同举办了一次线上舞蹈活动。施泰因马克州舞蹈学校邀请了16对夫妇,完成了一次特殊的“舞蹈接力”。每对夫妇舞动30米,从城堡山下接力上山,为了保持社交距离,不同家庭之间没有击掌或传递“接力棒”的接触。

“快闪”指一群人在预先约定的地点集合,举行简短活动后迅速解散,是时间短暂的行为艺术,奥地利人非常热衷于舞蹈“快闪”。今年夏季疫情全面解封当天,在下奥地利州首府圣珀尔滕的市政厅广场上,餐饮业主们自发举办了一次舞蹈“快闪”,用轻松愉快的舞步表达重新开业的喜悦心情,也面向所有市民做了一次成功的广告宣传。

无独有偶,各地逐步恢复正常生活后,维也纳博物馆广场的观众也欣赏到了一次特别的“快闪”舞蹈表演。维也纳音乐艺术大学现代舞教育三年级的学生们出现在广场的喷泉边,在没有事先预告的情况下开始跳舞。虽然演出只有短短5分钟,但舞蹈经过精心编排,非常有创意,给现场观众带来很强的视觉冲击,参与其中的老师和学生也很开心能够再次面对公众表演。

舞蹈“快闪”也经常出现在现代节日庆典活动中。在爱尔兰圣帕特里克节期间,一群少女舞者就曾突然现身维也纳联合国城,在圆形大厅里跳起轻快的踢踏舞,引得各国外交官和访客停下匆忙的脚步驻足观看。相似的一幕也发生在维也纳的一家超市里,一位爱尔兰女舞者在同伴的音乐伴奏下,就在狭小的货架间即兴跳了一段踢踏舞,令店内顾客欣喜不已。

在奥地利,舞蹈甚至被创造性地用于游行抗议活动。为支持在欧洲声势浩大的“星期五为未来”运动,50位环保人士在格拉茨中央广场上进行了舞蹈“快闪”,希望以当地人熟悉的形式引起人们对动物保护和气候问题的重视。

闻名世界的奥地利舞会文化可以上溯到两个世纪前,在1814至1815 年的维也纳会议期间,哈布斯堡皇室通过舞会和社交活动使欧洲各国的谈判代表度过了一段愉悦的时光。为了体现皇室的平易近人,随后又在皇宫举办了多场允许平民参加的舞会,这一传统就此延续下来。对奥地利人来说,舞会意味着好心情、优雅的服装、迷人的风度、有教养的言谈举止、跳舞的乐趣以及重要的社交场合。

在首都维也纳,每年11月到次年3月是著名的“舞会季”,届时会有超过450场名目繁多、不同规模的舞会轮番举行,吸引数十万来自世界各地的舞蹈爱好者。人们无论阶层、职业、所在地区,都可以参加适合自己的舞会,霍夫堡皇宫舞会、维也纳爱乐乐团舞会、国家歌剧院舞会、鲜花舞会、军官舞会、医生舞会、猎人舞会、咖啡馆业主舞会、糖果舞会等都是久负盛名的舞会。

华尔兹是现代交谊舞中最重要的舞蹈之一。比利时2017年,维也纳华尔兹的演奏、舞蹈和演唱入选奥地利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维也纳有不少舞蹈培训学校,即使是零基础的学员或旅行期间没空排练的游客,也可以通过“速成”课程学会华尔兹舞步和了解舞会礼仪。舞者若在一个晚上跳 12 支华尔兹舞,相当于连续运动一个小时,其间需要完成2500次高速旋转、踩5000 次节拍以及行进5公里距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idowebpages.com/,比利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